查看: 745|回复: 0

[煮酒论史] 张之洞@梁鼎芬:富贵与附贵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12-28 19:15:0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作者/孙贵颂

    台湾喻血轮先生的《绮情楼杂记》中,有一则关于张之洞与老和尚开玩笑的轶事——

    “十僧九伧俗”。中国和尚,多是半路出家,既不读诗书,又不懂经典,在知书达礼方面,难免有些缺陷。也因此,与他们打交道,常常会受到不公正的待遇,让人感觉不自在。

    张之洞是清朝的一品高官,曾任两江总督,管辖包括江苏(含今上海市)、安徽和江西三省的军民政务,属于超大省的“一把手”。麾下名士云集,能人如林。一天,张之洞忽然来了雅兴,想游焦山,就命梁鼎芬等人随行。说起这个梁鼎芬,决非等闲之辈。他1880年考中进士,授职编修,负责整理编辑文献资料工作。几年后,法国军队进攻越南。中国是越南的宗主国,享受着越南的进贡。现在人家摊上大事了,你得管啊!慈禧太后于是命令北洋大臣李鸿章,负责督办这件事情。李鸿章秉承旨意,主和不战。不想这一决策,惹起了七品官梁鼎芬的不满。梁鼎芬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位卑未敢忘忧国呀!他认为,李鸿章一味地迁延观望,会坐失良机。于是上书弹劾李鸿章。岂不知,打狗看主面,梁鼎芬弹劾的是李鸿章,被打脸的是老佛爷,结果,梁鼎芬被斥为“妄劾”,于是“交部严议,降五级调用”。本来就是一个区区七品芝麻官,这一下连降五级,脱裤子都脱到脚腕了!一撸到底,梁鼎芬变成了连村长也不是的平民百姓。也是运气好,梁鼎芬被爱才好客的张之洞相中,遂延聘为幕宾,当了张之洞的高参。也由于这一事件,梁鼎芬名震朝野,大出风头。

    且说小船从南京优哉游哉抵达镇江时,天边已显夕阳红,船工将船泊于焦山脚下。许是由于旅途劳累,张之洞对梁鼎芬等道:我有点困了,想睡一觉,你们上去吧。于是,随从一行就由梁鼎芬带路,前往海西庵看奇石。这个海西庵,曾是梁鼎芬当年被革职后的读书处,自然驾轻就熟。到了海西庵,原方丈已经另谋高就,现方丈并不认识梁鼎芬,但小和尚记得这位梁大人,就主动给梁等人端上盖碗茶招待。谁知这一下惹得老方丈不愿意了,先是以白眼翻小和尚,继而命令他换上普通粗茶。小和尚胳膊扭不过大腿,只好服从照办。这种事情,早年间苏东坡也曾遇到过。也是去寺庙,方丈不认识苏东坡,便让小和尚端上一碗粗茶。待寒暄过后,感觉此人谈吐不俗,不似等闲之辈,询问之下,方知是大名鼎鼎的苏东坡。于是赶紧令小和尚:“敬好茶!”临别时,方丈又小心翼翼奉上纸笔,请求苏东坡留下墨宝。苏东坡遂写下:“坐请坐请上坐;茶敬茶敬香茶!”不过苏东坡所享受的,是由低而高,是上台阶,还可以接受。而梁鼎芬等人,待遇却是相反,先上来盖碗好茶,还没尝上一口,就被勒令换糙碗粗茶,由好变差,是下台阶。这种事情,对于久居官场的他们,如何接受得了?好在梁鼎芬等人有涵养,有气度。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“怏怏而归”。回来跟张大人张之洞一汇报,张之洞也觉得好笑,遂道:“明日再随我去。”第二天,张之洞亲自上山了。张大人上山,肯定不会一步一个脚印地迈上去。山路婉转,八抬大轿走起来可能比较费劲,雇个滑竿还是笃定。一到海西庵,方丈已跪在庵外等候。有没有提前通知呢?按照高官出行时鸣锣开道、回避肃静、交通管制的惯例,应当是通知了,否则,老方丈不会早早地、颠颠地跑到庵外“跪迎”。进入会客室,方丈亲自端着盖碗茶敬上。张之洞问:“你这个庵中待客,一共有几等茶啊——”方丈回答:“两等,盖碗茶敬贵人,余则粗茶耳。”张之洞一指梁鼎芬等:“这些人都算是贵人吧?”方丈道:“随中堂大人来的,当然是贵人了。”张之洞又道:“既然这样,他们也是从今天才开始为贵人的,因为你昨天晚上还是用粗茶招待他们的啊。”方丈闻言,面红耳赤,叩头不已。

    说句心里话,这个老方丈是个实在人。你说他势利眼也好,说他看客下茶碗也罢,都有道理。然而,这是庵里制定的接待标准:敬贵客上好茶,敬庸客上粗茶。规定一旦形成,就得认真执行。否则,谁都想喝好茶饮好酒抽好烟吃好饭,招待费肯定要大涨。一个庙里要增加几十上百元,全国几千亿也未必打得住。所以看事物要一分为二。看人物要以表扬为主,首先肯定做得对,然后再鸡蛋里面挑骨头。要说有什么问题,也是怪老和尚有眼不识泰山。官员与普通老百姓,那做派能一样?况且小和尚已经认出来了,来者都属于贵人——喝好茶的级别,而且已经端上了好茶,你不如就坡下驴,送个顺水人情得了。但老和尚偏偏要较真,反而训斥小和尚。没有想到,张之洞对于此事比他还较真,认为老方丈瞧不起他的部下,瞧不起部下就是瞧不起本人。第二天又找上门去,当面质问老和尚。老和尚嘴上说“随中堂来,自是贵人。”心里头未必服气,但即便不服气,也不敢再坚持原来的标准了。前些年吃喝风送礼风呼呼刮的时候,领导常常到下级单位检查工作,临走时,有些单位会送上一些礼品,农业口的送小米或大米,林业口的送苹果或桃李,渔业口的就送对虾或王八。这种礼品一般都是按人头定数量,一份给正宗的领导,一份给拎包的秘书,一份给开车的司机。总之,去几个人,就给多少份。“随领导来,自是领导。”道理是一样一样的。

    那么,谁是贵人?或说,人从何时而贵?

    如果按老方丈与张之洞两人凑成的标准,贵人应当有两种:一是富贵之人,如张之洞。高官厚禄,官达自然显贵;二是“附贵”之人,如梁鼎芬之类。因为“随中堂来”,才成为贵人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本版积分规则
请选择地区:

山东省离退休干部党建网 ( 鲁ICP备130060351号 )

GMT+8, 2018-7-23 07:59 , Processed in 0.082483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